Friday, December 24, 2010

我很不明白,我一直都很不明白
我小时候觉得妈妈总是伟大的,妈妈说爸爸错,爸爸肯定错
可是到我现在开始成熟明白事理的时期看
原来我妈妈是一个很会自导自演的人....


这半年,比较严重的事情是我舅舅还有阿姨的事
舅舅惹官非,要求爸爸帮忙,因为我爸爸是做政治,做起事来比较方便
表妹升学有问题,要求帮忙,因为我爸爸是做政治,认识槟州副首席部长兼教育部主席


我爸爸为了他们,忙了好多回,奔波了好多回
我妈妈看爸爸为自己的弟妹那么奔波,开始有点骄傲起来
一直打电话给舅舅阿姨,怕死他们不知道我爸爸劳碌


结果,不是每件事都可以迎刃而解
我舅舅的官非惹到太严重,我爸爸不是律师,能帮的都帮了,剩下要靠舅舅自己
我舅舅却在法庭上认了一切,然后埋怨我爸爸没在他紧急时刻帮忙
我爸爸也是有工作的,我爸爸也是一个60岁却要打一份office boy的工
我爸他没有得享福,没有得轻松,没有得休息
甚至拜一到礼拜都要做工,薪水也只有RM800一个月


到我舅舅的事情,我爸爸办不好
我妈妈就开始害怕,一直跟舅舅舅母解释,解释就是掩饰
妈妈把所有的责任推给爸爸,然后说爸爸没用
她其实是在掩护自己,把事情越说越乱
说谎的人,会一直在制造谎言,所以她说话越说越糊涂,越说越乱
其实事情很简单,我爸爸不是神,办不好是理所当然,她何必越描越黑
说我爸爸没用就好了,她用了“性无能”来解释我爸爸办事能力差
其实她根本不知道“性无能”这句是形容男人床上功夫有问题
她读书少,这也难怪


再来我表妹升学的问题,我爸爸帮他们跑了好多回
我表妹自己的父亲都没有帮自己的女儿搞好升学问题
我爸爸因为不是很清楚我表妹所有的资料
我爸爸终于见到了槟州府首席部长,他也签下所有文件
这些文件去到教育部如同王牌,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
可是,资料里写错了一个不重要的资料
其实那根本不会影响到的整个王牌
我阿姨开始追究起来,
我阿姨跟姨丈就开始吵架,甚至搞到离家出走


昨天我爸爸accident,我妈妈到处跟舅舅舅母还有阿姨说
跟舅母讲电话时,我妈妈说我阿姨的坏话,说我姨丈的坏话
跟阿姨讲电话时,我妈妈说我舅舅的坏话,说我舅母的坏话


我妈妈像是一个kuih talam,我不懂我妈妈到底在搞什么
我爸爸昨天心情不是很好,我妈妈就以为跟这2件事有关
其实我爸爸心情不好是因为我妈妈一直骂我爸爸
我妈妈就到处跟舅母和阿姨说我爸爸骂她,是因为舅舅和阿姨的事所以我爸爸accident
舅母跟阿姨听了当然不爽,我爸爸accident关他们什么事
他们开始讨厌我爸爸,生气我爸爸,不爽我爸爸
其实我爸爸也解释,accident是一场意外,可是我妈妈却跟舅母阿姨说是我爸爸那么说的
然后还用哭说她无罪


我爸爸什么都没做,可是在亲戚眼里我爸爸是坏人
会骂老婆,虐待老婆的坏老公
我是一个宅女
所以我亲眼和亲耳了解每一件事,每一个通话,每一句对话
当然,这不是第一次
我妈妈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是这么一个人了


我看见我妈妈,我觉得我妈妈在造孽
我告诉她,我向她解释,我请她收手
可是她却骂我,甚至要打我


她要什么,我跟爸爸都可以给她
你说她有错,她说你是坏人
她自己说过什么自己也忘了
自己是两头蛇自己也不知道
她喜欢没事生事,乱制造故事
她怕我们告诉舅母和阿姨真相,她骂我,怕我告诉哥哥姐姐和爸爸,她所做的一切


她这里问神,神说一句话:“是同姓的亲戚就应该去送殡,顺便可以送走你们的霉运”
她这边走出神坛,跟我爸爸说的是另一番话:“神说叔公死是件好事!”
好事?这个词很毒,说着叔公过世你很开心
叔公的葬礼摆了5天5夜,我们只去一夜
姐姐在临离开槟城前要去葬礼给一个respect,她不给,她说:“死一只蚂蚁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我妈妈说错话,做错事,甚至驾车时有些路不会走
你都不可以教她、指点她,她会生气,会不爽
她到处跟亲戚制造是非,可以在电话里哭
说到她很可怜....


我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她是我母亲,我唯一一个妈妈
可是我哑子吃黄连,我又可以跟谁说?
我跟爸爸说,只会给我爸爸制造更大的伤害


这只是其中1个事件而已
你还不知道,这几十年来,更多更离谱的还有......
我想为她挤一点功德,我希望她收一点口德
我希望她做多一点好事,我更希望她可以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

【很长hior?ignore please ~.~】

3 comments:

sumthzwrong lyn said...

开心也要过一天
伤心也要过一天
倒不如开开心心过每天 ^^

Jhee Cheng said...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管自己的妈妈干了多少的好事终究是我们妈,加油吧!我们努力为我们的父母做多点好事,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渐渐改善的

fyle said...

我的妈。。。 (不是一句粗话,是事实)
我们只能接受,只能对爸爸好一点。。不然,再也没人对他好了。。